联系我们

梅香馥郁,自苦寒来 作者:卢奕菲 学校:西安市铁一中 班级:卓远3-3 辅导老师:赵煜 雪之于梅,是戳痛它的锋芒冰棱;也是磨砺它坚冷性子的琢玉人。 梅的高傲的态势,冰清玉洁

 
企业新闻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珍禽养殖 > 正文
【西安名师改作文】卢奕菲 梅香馥郁,自苦寒来

【西安名师改作文】卢奕菲  梅香馥郁,自苦寒来

  梅香馥郁,自苦寒来  作者:卢奕菲  学校:西安市铁一中  班级:卓远3-3  辅导老师:赵煜  雪之于梅,是戳痛它的锋芒冰棱;也是磨砺它坚冷性子的琢玉人。

梅的高傲的态势,冰清玉洁的骨子,与馥郁幽芳的暗香,是从一个银灰色的冷漠的寒冬中萌生的。

  当一场寒冬冉冉地飘然而至,大地似穿上孝衣的素人,静静地在诵经声中超度着生机的逝去。

  春夏的狂乱与繁盛仿佛成了远古的回忆,万物都沉寂着睡却了。

大概只有独钓江雪的渔翁才愿意处在这极肃杀之所吧。   然而,寒风在飒飒肆意吹行地时候,还是遇见了醒着的生命。

那是一颗郁郁的梅。

远古时候,它大概还未决定好开花的时候吧。

  梅树凛凛伸着灰褐色的枝,划破这一素长空白稠。

它苦苦冥思着。 春天的娴雅,让许多未谙世事的花儿选择了春天的绽放。

于是春日愈发拥闹,惹得它厌烦。 它看见朦胧的云儿临水鉴赏着自己的影子,便愈发觉得春天是醉醺醺的酒鬼。 于是,它错过了花时。   夏秋的颜色太旺盛,它嫌乍眼,也不怎么习惯。   于是一等便等至了腊月,冷僻性子的梅又觉得萧索,觉得难于生还,久久踌躇着。   直待这一场雪落,它便决定了,它看这白色的世界未尝不蕴含着生命的可能。 如此素雅,如此安详,正合它花开得冷僻,生得热烈。

  它倾尽所有,与这严寒斗争,为生命的一场绽放。 虽冷,但它不惧。

雪深半尺,如何?梅瘦三分而已。

没有苍厚的叶的柄衬,它依旧有鲜艳欲燃的颜色。 既然选择了这最困寒的花期,就尽管展眉畅笑,凝妆于赤裸的枝头罢。

  这雪,杀尽了百花绽颜的心,独筛出坚强的生命,得以让它独霸这三九世界,快哉!  宝剑锋从磨砺出,梅花香自苦寒来。

柳残花尽,方显梅开难得。   飒飒的寒风又吹回,却滞住了,它惊恐地望着这热烈的颜色,仿佛是灰褐色枝头上一颗明红的跳动的心,让它忆起了更久远的时候,一个名曰夸父的巨人,在还未化作邓林的竹杖旁,那双半暝的巨眼,燃烧着,向自然赌着气,以不屑的姿态傲看万物的摧折。

  于是在梅树选定了花期之后,许多诗人在很久之后来到,也像寒风般惊讶于它的热烈不屈。

便有了“凌寒独自开”的赞誉,有了“冷处偏佳,不是人间富贵花”的倾诉,有了“寂寂寥寥,朝朝暮暮,吟得梅花俱恼”的怜爱。   梅却感恩这寒雪。 雪曾使它绝望,使它失去绿叶,失去了婀娜的姿态。

但万物都有裂痕,那正是光照进来的地方,只要你敢于将裂痕直面光明。   梅知道,是残雪与严寒给了它制服生命禁忌的机会,成就了它不甘平庸的高洁。

  从此,当寒冬又冉冉飘至的时候,世界上多了一株热烈盛开的梅。   绝境使你失去的是安逸。 但它会给予你,那残冬苦寒中的馥郁梅香。